<strike id="j9k97"><blockquote id="j9k97"></blockquote></strike>
<em id="j9k97"></em><tbody id="j9k97"></tbody>
<rp id="j9k97"></rp>
  • <button id="j9k97"><acronym id="j9k97"></acronym></button>
  • <em id="j9k97"></em>
    <button id="j9k97"><acronym id="j9k97"></acronym></button>
    <tbody id="j9k97"></tbody>
    <em id="j9k97"><acronym id="j9k97"><input id="j9k97"></input></acronym></em>
    <em id="j9k97"></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動態

    央地加快布局顛覆性技術 搶抓創新主動權

      作為未來提升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利器”,顛覆性技術正迎來一波政策紅利。記者從相關科技部門獲悉,我國正加快探索建立顛覆性技術發現資助機制,加強對非共識項目的識別舉薦,支持全新概念的創新研究。把完善國家重大科技計劃的項目形成和組織實施機制作為當前科技體制改革的核心任務,并率先開展改革試點。與此同時,包括北京、上海、浙江等地,以及多個頂尖高校正加快顛覆性技術的研發和產業布局。

      完善顛覆性技術頂層設計

      突出顛覆性技術創新,加強顛覆性技術供給,探索顛覆性技術“發現—遴選—培育”的新機制……科技部日前印發關于舉辦全國顛覆性技術創新大賽的通知,通過面向社會公開征集和重點推薦等方式,聚焦對產業具有顛覆前景的技術項目,探索未來產業發展方向。據悉,大賽重點聚焦人工智能、未來網絡與通信、生物技術、新材料、綠色技術、高端裝備制造以及交叉學科等可能產生重大顛覆性突破的技術領域。

      大賽只是遴選前沿科技的一個手段,有關顛覆性技術的頂層設計正加快推進。“我們國家正在顛覆性技術創新方面主動作為。首先,在重大科研項目中探索建立新機制,遴選行業領軍企業領銜擔綱,發揮技術創新主體作用。另外,國家正加快探索建立顛覆性技術發現資助機制。”有科技部門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據他透露,目前國家已在現有重點研發計劃相關重點專項中開展顛覆性技術項目試點工作,在電子信息和生物技術領域采取定向委托的方式,啟動試點項目,目前已完成論證和立項工作。

      顛覆性技術,即“可改變游戲規則”的創新技術,以創新思維為根本,開辟新型技術發展模式,在發展到一定階段時,將超越原有技術并產生替代,具有另辟蹊徑改變技術軌道的演化曲線和顛覆現況的變革性效果。

      根據國家“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未來將在前沿科技和產業變革領域組織實施未來產業孵化與加速計劃,謀劃布局一批未來產業。在科教資源優勢突出、產業基礎雄厚的地區,布局一批國家未來產業技術研究院,加強前沿技術多路徑探索、交叉融合和顛覆性技術供給。

      對此,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原院長白春禮表示,顛覆性技術層出不窮,將從根本上改變技術路徑、產品形態、產業模式,創造出新產品、新需求、新業態,催生新經濟增長點。比如,中國科學院在量子信息領域取得一批重大研究成果,量子通訊得到廣泛應用就能在根本上解決通信的安全問題。量子計算機一旦突破將推動人工智能、航空航天、藥物設計等多個領域實現飛躍式發展。

      多地發力競相布局前沿科技

      7月18日,浙江省人民政府印發《浙江省全球先進制造業基地建設“十四五”規劃》(以下簡稱“浙江版規劃”)提出,謀劃布局未來產業。謀劃布局人工智能、區塊鏈、第三代半導體、類腦智能、量子信息、柔性電子、深??仗?、北斗與地理信息等顛覆性技術與前沿產業,加快跨界融合和集成創新,孕育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

      “由于顛覆性技術的戰略性和復雜性,勢必要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高度進行統籌規劃。以上海為例,國家明確要求其在基礎科技領域作出大的創新,在關鍵核心技術領域取得大的突破,更好發揮科技創新策源功能。”上??茀f相關人士表示。

      此前,科技部和北京市一起建立了全國第一個顛覆性技術創新基金,探索央地和社會資本共同支持顛覆性技術研發的新模式。

      除地方政府外,高校和科研院所也加大了對顛覆性技術的布局。今年5月,教育部公布了首批未來技術學院名單,共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等12所高校入選。其中,北大未來技術學院以未來生命健康及疾病防治技術為主要方向,將發展未來10至15年的前沿性、革命性、顛覆性生命健康技術,打造教學、研究和產業等一體化的人才教育培養體系,培養未來科技創新領軍人才。

      “地方布局顛覆性技術,要有十年磨一劍的耐心和恒心,而不是急功近利、急于求成。最根本的還是要苦練內功,提高地方優勢領域的基礎研究能力。同時要激活當地企業重視產品顛覆技術、工藝顛覆技術,積極布局產業生態顛覆技術。”清華大學互聯網產業研究院院長朱巖表示。

      建立科技創新體系 推動成果轉化

      在業內專家看來,中國在傳統產品型顛覆技術上沒有優勢,但是在給產品注入數據要素以后,產品的內涵將會發生根本性的改變,大量的產品將具備數字、文化等新內涵,從而會使得中國的產品型顛覆技術迎來大發展。

      “我國發展顛覆性創新,不是瞄著顛覆性這個詞,而是要扎扎實實推進科技創新領域的改革開放,建立一套符合時代發展需要的各層級的科技創新體系,顛覆是這套全新的創新體系運營的必然結果。”朱巖表示。

      針對顛覆性技術應重前期研究發現,后期成果轉化應由國家兜底一說,朱巖坦言,這要區分一下顛覆性技術和顛覆性科學。對顛覆性基礎科學研究,確實應該是政府做主導,建立一個良性的激勵基礎科學研究的體制、機制,激發基礎科學研究人員的創造性。對顛覆性技術研發,則是必須要經過成果轉化才能體現其顛覆性的。“發展顛覆性技術的核心要義還是在激活企業作為創新主體的積極性,讓研究人員研究的就是企業馬上需要的顛覆性技術,而不是企業等著研究人員突發奇想獲得了顛覆性技術,再去做成果轉化。”朱巖稱。

      7月18日發布的“浙江版規劃”明確,未來浙江省將大力培育引進高端人才。實施“鯤鵬行動”等引才工程,大力引進海內外一流戰略科技人才、創新型領軍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

      在朱巖看來,顛覆是結果,不是技術的形式。所以布局顛覆性技術,一定要加強基礎科學研究,把錢真正用在提高基礎科學研究人員待遇、促進基礎科學學科交叉、鼓勵科研人員探索未知領域上面。

    【關閉】 【打印】